祁克果敘述著這樣一個故事。

040-jesus is born-cht.jpg

從前有一個國王,他愛上一個卑微的女子。

這個國王與眾不同,每一個人在他權力之中都懼怕萬分。並且他有力量可以制服所有的敵人,所以沒有人敢觸犯他。只是這樣一個強有力的國王,竟然為了愛一個卑微女子而心都融化了。

他該如何向這位女子表達他的愛呢?如果他下令把她召入宮,給她戴上皇冠,穿土后袍,她絕不會反抗——因為從來無人敢違抗王。但是如此做會讓這女子真正愛他嗎?這下他成為國王的一切『好處』,卻反而成了纏累,使他不知所措。

無疑地,這位女子會『說』她愛國王,但她會有多少真心?也許她只是戰戰兢兢地與王一起住宿,事實上卻一直懷念她原本有的住家生活。她在王身邊會快樂嗎?王又怎麼曉得這些事。

如果王換個方式親自下駕去找她,恐怕那些威武的侍衛軍早就把這女子嚇壞了。他不想娶個只會順命的屬下,王要的是一個能以同等地位來愛他的情侶。他要他們彼此能忘記王的尊貴或是女侍出身的卑微,而能跨越一切鴻溝真正相愛。

因為只有在愛裏,不平等的才有辦法扯平。

於是,王決定既然他無法使這女子從低處往高處上升,他只有選擇自己下降的方式。穿上破舊如乞丐的衣物,匿名微行,親身來到這女子的窯房中來接近她。這不是個掩飾的伎倆,而是甘心的認同。為了愛他捨棄王位的尊榮,只盼望贏得芳心。

祁克果這種譬喻的手筆,也正是使徒保羅在描述耶穌基督時所說的:

祂本有神的形像,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;反倒虛己,取了奴僕的形像,成為人的樣式,既有人的樣子,就自己卑傲,存心順服,以至於死,且死在十字架上。(腓立比書2:6-8)

其實神在面對人類時,經常是如此降卑。舊約一連串的記載便是神一連串的屈身要與人同在。祂委屈自己,並用各種方法向亞伯拉罕、摩西、以色列民、先知說話。但沒有一回像這次這樣,經過四百年的沉默,神換了個新的樣子,完成一項最不可思議的驚人舉動:神成為人,來到世間。

不要懼怕,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......」天使對牧羊人說。

不要害怕!......」天使對撒迦利亞和馬利亞的問安也是如此。

神對亞伯拉罕、夏甲、以撒的問候也是這句話:「不要害怕!」就是天使對基甸、但以理顯現時也用同樣的方式。因為靈界的顯現,幾乎永遠是令人震驚害怕的。

但是面對一個初生的嬰孩,連眼神都無法集中,人見了會怕嗎?而耶穌就是如此地躺臥在馬槽裏。神終於找到了一個不會讓人害怕的方式來顯現。就像那位國王選擇了脫下他的王袍。

在「道成肉身」的舉動中,神固然除去懼怕,縮起了與人之間的距離,但同時也使耶穌變得非常容易遭受傷害。人看見嬰孩,可以覺得安全,但也可以鄙觀拒絕,並且將他摔碎。

對神而言,聖誕節是什麼滋味?想像你自己忽然間變成一隻海蟲會是個什麼滋味?

耶穌成為肉身,擺除了祂神性的「不便」,使祂能自由地活在人當中。祂可以自由說話,而不會怕把樹木震垮了。祂可以表達生氣的情緒,而不必引來狂風暴雨。祂可以自由地向妓女、瞎子、寡婦、長大痲瘋的人說話,而不用先來個「不要害怕!」之類的問候作為與人親近的開場白。

摘錄自《無語問上帝》第十三章,作者:楊腓力 Philip Yancey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台南BCL社青團契 的頭像
台南BCL社青團契

我們這一家

台南BCL社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